巴黎高师南湖高校46名学员,百日咳疫苗的坚决守护下跌是新近百日咳爆发的基本点原由

图片 1

美国南加州环球市哈佛西湖学校(Harvard-Westlake
School)近50名学生罹患百日咳,迫使校方紧急将学生遣送返家。学校职员表示,事实上所有患病学生都接种过疫苗。洛杉矶加大儿科传染病博士James
Cherry表示,七年级学生皆须接受百日咳加强注射,但四年后疫苗的保护效果全失,因此才会危及高校学生,「该案例一点也不奇怪」。美国1997年开始使用新式百日咳疫苗,专家也注意到寿命不长,而近期疫情爆发就是铁证。现今高中生是第一代接受新疫苗者,这也与全国麻疹疫情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般罹患麻疹的病患,多数是因为拒绝接种疫苗所致,在正常情况下,接受疫苗注射可阻止大多数疾病入侵。洛县卫生局官员上个月也宣布,全县青少年中有三组罹患百日咳的病例,如哈佛西湖学校46名学生被诊断患有百日咳,入组的高风险人数约1600名。该校发言人Ari
Engelberg指称,学校有18名学生未曾接种疫苗,但他们并未感染百日咳。此外,西敏市圣阿纳斯塔西娅天主教学校(St.
Anastasia)10名学生也罹患百日咳,所有人都接种了疫苗。根据加州法律,年满六岁的儿童必须接受五剂DTaP
疫苗(白喉、破伤风和百日咳)才能上学,除非他们有特殊医疗原因,而进入七年级前还得再打一针,补强免疫功效。2017-2018学年96%幼儿接种DTaP疫苗,98%的七年级学生再补一针,但和上学年相比,数据略有下降。Cherry说,幼童密集施打疫苗的主因是他们罹患百日咳的死亡率很高,且需全天候观察,每当咳嗽完后试图呼吸时,会伴随发出一阵「喘息」声,同时严重咳嗽时会导致呕吐或晕倒,婴儿经常因此窒息。凯撒医疗集团(Kaiser
Permanente)研究也发现,在六岁施打最后一次剂量后,疫苗保护平均每年下降42%,即使中学加强注射,80%的青少年一年后便不再受到疫苗保护。1997年前儿童接种全细胞疫苗,但由于会引起副作用,如抽搐和严重发烧,因此改用无细胞疫苗,减缓副作用,但无法维持长效免疫力。洛县公共卫生局官员表示,近期病例均集中在年轻人身上,他们比幼童更加容易患病,集中在11至18岁间,但与过去相比,案件总数没有增加。医生也建议孕妇接种额外剂量的疫苗,以保护新生儿,但2016年仅有52%的新妈妈接种。

在一项新的Kaiser
Permanente新研究中,最近接种百日咳疫苗计划的儿童患病的可能性远远低于未接种疫苗的儿童。然而,大多数百日咳病例是完全接种疫苗的儿童。随着接种疫苗的时间,接种疫苗的儿童患病的风险增加,表明剂量之间的有效性减弱是近期爆发的重要原因。

该研究脱细胞百日咳疫苗随时间的有效性于6月10日发表在儿科学杂志上。百日咳,广为人知的百日咳,是由百日咳博德特氏菌引起的高度传染性和可能危及生命的呼吸道感染。为了帮助预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建议在两个月至六岁之间使用五剂DTaP疫苗

  • 一种可预防百日咳,白喉和破伤风的联合疫苗。

大多数DTaP研究都探讨了疫苗接种状况或效果逐渐减弱,但我们同时研究了这两种研究,新研究的第一作者,Kaiser
Permanente北加州分部疫苗研究中心的一名科学家,Ousseny
Zerbo博士说。研究。

Zerbo博士及其同事回顾性分析了469,982名11岁以下儿童的电子健康记录,这些儿童是北加州Kaiser
Permanente的成员。专注于2006年1月至2017年6月的数据,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统计分析,以根据接种状况和孩子最后一次剂量后的时间确定百日咳的风险。

研究人员发现,从未接种过DTaP的儿童患百日咳的风险比接种所有推荐剂量的儿童高出13倍。接种疫苗不足的儿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